夕阳是斜射的,所以太阳是有温度的

你喜欢《斜阳》中的弟弟直治吗?一个没落贵族子弟。看到“贵族”的形容是否会认为他应该有着一丝骨子里的优雅和高傲,可事实是他在大学期间入伍却不幸染上毒瘾,几经周转终于在战后归来却变成了玩物丧志般的今朝有酒今朝醉。直治很爱她母亲,可他的爱并不言于口,只是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,就像他母亲身体不好时,他说让戴上口罩,并将纱布用药物浸湿放在口罩里,姐姐以为妈妈不喜欢,不会戴,可妈妈说“那就戴吧”并且在直治回来后说“这药真不错,带着这个口罩,舌头的疼痛都消失了”。这话有些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直治。
也许“戴口罩”对母亲的身体没有任何缓和作用,可他的建议又何尝不是希望有用呢,他笨拙的建议姐姐会问“这是什么疗法啊”可母亲却无条件答应并实施。也许是母亲看到了她笨拙建议后的心意吧!
在文章开头有一段对于母亲‘优雅’的描写:“‘啊。’‘是头发吗?’好像是汤里面掉进了什么讨厌的东西,我心想。母亲宛若无事一般,还是轻巧地用汤匙,一小口一小口地把汤送到嘴里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侧着脸,从厨房的窗口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盛开的山樱。母亲就这样侧着脸,轻轻地用汤匙把汤送到小巧的双唇之间,滑落进嘴里。用轻巧来形容母亲,一点也不夸张。跟妇女杂志上出现的进餐方式,截然不同。
直治说:“不是有了爵位,就是贵族了。及时美誉爵位,也有人天生高贵,就是个出类拔萃的贵族”。在我们看来,母亲就是真正的贵族的模样。后来在舅舅的帮助下,我们从豪华的大房子搬到了乡村的小屋子,母亲从未因此而说而说过什么。在直治自杀前 我一度认为这是这个一个堕落子弟,花天酒地,染上毒瘾总归不是个好人。可在看到他的遗书后,我猜明白他内心的挣扎。他在遗书里有这样几句话:
1.“我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必须活着。只有对于想活的人,活着才是好的。人有活着的权利,同样人也应该有死的权利”
2.“上高中之后,我才交往到了与养育我的阶级完全不同的阶级出身的朋友,他们就像顽强的小草,未来不被他们的气势所压倒,我开始使用麻药,以半发狂的姿态抵抗她们。后来到了军队。我仍使用鸦片作为生存下去的最后是手段。”
3.“人拥有自由生存的权利,同时也拥有随时死去的权利。但我认为,母亲还活着的时候,必须保留着死的权利。”
4.“高贵,可以这么说。在我周围的贵族里,我敢断言,除了妈妈,有这样毫无戒备的坦诚的眼神的人,一个也没有。”
5.“另外,我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请求。妈妈留下做纪念品的衣服。姐姐为了我来年夏天能穿,有改过了吧?请把那件衣服放进我的馆内吧。我想穿。”
再后来姐姐有了孩子,并写信给上原表示希望他的太太可以抱抱他的孩子。真是可笑又可悲,弟弟爱上了上原的妻子,姐姐有了上原的孩子。唯独那个温柔如初的母亲始终相信他的孩子都是不错的孩子,事实上,我看到的姐姐和弟弟都是不错的孩子。可能我们只看到了弟弟的荒诞、姐姐的卑微;但我们不能忽视弟弟内心的柔软和姐姐骨子里的坚韧。弟弟可以因为阶级而让自己陷入窘境,敏感又脆弱,可姐姐也会因为阶级搬迁而让自己变得坚强而合群。他们都在各自努力,只是终究没有冲破环境的禁锢,起码弟弟没有,至于姐姐。资后的最后,姐姐的生活也算是平静落幕了吧。
我曾看过作者的另一本书《人间失格》,当时网络上盛传:生而为人、我很抱歉!很悲伤的一句话。出于好奇我看来这本书,不得不说,主题和这句话的氛围不相上下,只是这句话并不是出自原文。书中的叶藏从小的时候就拥有一项技能‘讨好’,让每个人露出笑容,可他的内心却很平静,因为他们的笑容是他故意而为之。后来他去了外地上学,认识了以为酒肉朋友,从此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他开始喝酒玩乐。
作者太宰治的个人简介里写到:1948年,太宰治自杀。不论是《斜阳》也好《人间失格》也罢。看这两本书的时候我脸上的表情很严肃,不带一丝的笑容。我笑不出来的原因是我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一点点他们的心情,就这一点点都很压抑,我很难想象书中的主人公在遭受怎样的纠结和自我放弃。有人说:如果一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人向你诉说他的痛苦,那么他的痛苦远比你所听到看到的要多上许多。
希望大家开心快乐每一天,就让所有的不开心都睡一觉就随风而散了吧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MYELSE » 夕阳是斜射的,所以太阳是有温度的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